夜读族小说网 >> 玄幻魔法 >> 忆之梦戏(书号:78607

第九章双燕离

作者:轻风之忆
    “孙儿,过来见些朋友”老爷爷招手呼唤。

    “朋友?好,马上!”

    林平他们在门前等候,只见少年背着木柴小步跑来,简朴衣着依然掩盖不住少年意气,少年脸色发黄,营养不跟上缘故吧。

    “在下叶良策,见过二位公子”。

    “见过姑娘”叶良策依次向林平他们行礼。

    “在下林平”。

    “在下卞博”。

    “小女慕雪,见过叶公子”林平他们回礼。

    “几位进屋吧!”叶爷爷提醒几位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几位里面请”叶良策(洗砚修良策,敲松拟素贞)热情招待,指引进屋。

    几位年轻人畅谈,很是愉悦,叶良策甚是欣慰,见几位:知音难遇啊!

    林平又看了那幅画,试探问了一下,解心中疑惑:“这幅画中少女起舞美妙,婀娜多姿。可是你何人,爱人?”

    “林公子多虑了。心中仰慕之人”。

    “难怪!”

    “双燕复双燕,双飞令人羡。”

    “玉楼珠阁不独栖,金窗绣户长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柏梁失火去,因入吴王宫。”

    “吴宫又焚荡,雏尽巢亦空。”

    “憔悴一身在,孀雌忆故雄。”

    “双飞难再得,伤我寸心中。”林平念赋诗,心中若有所思,看诗题——双燕离。

    “冒昧问一下,此诗可是李太白之诗”。

    “林公子博览群书,此诗正是青莲居士的”。

    林平心中有不解,却说不上来,感觉很不对,可能是错觉吧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啦!请几位随我来,早点休息,明天尽快离开此地吧”叶良策提醒道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老头儿,时候不早了,我该离开了。后会有期”忆与老者畅饮酒水,很尽兴,但任务在身,不得不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吧!老夫拦不住你!”老者叹息。

    “放心。任务结束后,定会前来找你畅饮,不醉不归”忆对这个老朋友没有拘束礼仪之说,拍肩慰问一下。

    忆持剑下山去了,老者也失落地回灵修洞,似乎醉只是表意,知音难遇,朋友之情谊不要多,一个足以。

    夜色离去,不免有些失落感伤,突然身影掠过忆身旁。

    “我都走这么久了,你才现身,未免太慢了吧,我都快到山脚了”忆抿笑而过。

    “你早就发现我了!”白衣翩翩的少年从暗处走来,面对忆的警觉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就你伎俩,哎!太弱!”忆不屑道。

    少年很不服气:太弱!

    “哎!在想什么呢!不赶紧上山服侍你师父,不怕被严惩”忆看着少年一动不动的,很无趣。

    “让我走可以,把鹿灵草给我”少年眼神充满着邪恶,伸出手,告诉忆不要做无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emmmmm。为何要给你?”忆试探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修出人形,先生就立刻让我派这儿当老头的徒弟,为了就是鹿灵草。没想到,被你陪老头喝一天的酒后,就拿走了,未免太容易了”少年愤怒道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,你是在我面前当个障碍物,然后再宣扬我英勇吗!真好啊!谢谢你,用心良苦”忆抿笑而过。

    “你耳朵是不是有问题!我辛辛苦苦地做那个老头弟子,却被你一来,就轻而易举的拿了,欺人太甚!”少年对忆歪理回应更加气愤。

    只见少年被忆的回答激怒了,身后幻化鹤翅飞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乖乖的给我,不然休怪我不客气了”少年的鹤翅狠狠挥下,石壁被一股强风掠过,不时有尘埃掉落,叶子因风响起,忆的衣着翩翩而起,心想着早知道就不换成古装了。

    “乳臭未干的小子,既然派你来做卧底。肯定提醒过你,遇见我最好老老实实的,不要与我打,因为除了认识我的人知道老者外,任何人不可能知道。所以我肯耐心的与你交谈,并非是你,我感兴趣的是你的那位先生是谁?现在何处?否则,你没机会说话了”忆轻轻地推开殇剑的剑柄,露出一点剑面,只见山石壁上多了剑意的痕迹,与少年飞在空中等高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先生是提醒过我,不管是不是被发现了,都要对你避而远之。可我很想知道,传说是不是真的,而且我的目的是鹿灵草,你拿走了,我怎么办呢”少年抿笑而过。

    “好吧!我送你一句话,你是从未听过的,但很符合这情景。那就是——好奇心害死猫”

    “是没听过。可否前辈解释一二”少年作揖。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,你会体会到的”忆抿笑。

    只见少年的鹤翅发射许许多多的鹤羽,如锋利的刀刃向忆冲去。

    少年看不少的鹤羽穿过忆的身体,得意洋洋:不过如此嘛!

    “什么!消失了!”少年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原来少年看到的只是忆的残影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刺穿时他还在动”少年惊慌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告诉你原因啊。虽然你听不懂其中的奥义”。

    少年四处张望寻找忆:可恶!哪怕残影也好,只听见声音,好厉害!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。必定洗耳恭听,以示敬意”少年无奈,只好四处喊叫。

    “原因很简单的。在你发出鹤羽时,我用传送离开了攻击范围,只因为速度太快,接近光速了,所以我的残影就留了下来,而且你看到动作,那是我启动传送遗留的。嘿嘿嘿!懂了吗,乳臭未干的小子”。

    少年忍无可忍了,前面确实没有听懂,但是最后一句却听得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怒气激发妖力,幻化成鹤,用法力运用在眼睛上,眼神流露自信,凶神的红眼在夜空中格外显眼,他四处巡视。

    终于,看到一处身影,他将鹤翅一挥,再次发射:看你这次怎么逃,去死吧!

    只见刺穿过的鹤翅深深插入石梯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!又消失了!可恶!”少年已是精疲力尽,但依然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哎!看你这么累,就让你看到我一下。谁想到还没有打到我!我这么用心的衬托你的厉害,别让我失望啊!不然不好玩了”这次依旧只闻其声未见其人。

    “可恶!竟敢玩我!是你逼我的!”少年大喊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少年现在失去耐心,愤怒压倒一切,少年的鹤翅展放最大,空中转身一圈,鹤羽以少年为中心发射。

    “哎!不好玩!那就收工吧!”忆突然现出空中,与少年对视,微笑回敬。

    “好哇!那就看谁收工了!”少年听着很兴奋:在挑战吗!乐意奉陪!

    这时少年冲向忆,突然寂静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怎么动不了了!”少年惊讶。

    “用意念操控一切。怎么样,见过有其他人用过吗!”忆抿笑而过,却没有看到动口。

    轻风这时也看到了忆的动作:“看来这小子算是碰到枪口上了,忆生气了!”

    这时忆的眼神变了,变得犀利可怕,瞪着少年一下,少年消失了。此时的地府的生死簿上的小鹤这个名字也消失了,消失的连这个世界天地法则都没有那个少年的痕迹,按照这个神话世界说法——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老大,至于吗!一个小妖,让他轮回都不让就算了,连进地府永世不得超生都不行!真狠啊!”轻风传声惋惜道。

    “要怪就怪他,不该接触不属于这个文明的人,那就归我们星盟管了”忆冷淡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轻风心不在焉道,毕竟拿忆没办法啊!

    老者双手在后,拿着皱巴巴的纸,在山顶亭中看着忆悠然漫步下山离去:一路保重!相信我们会再见面的。

    纸上字迹慢慢地消失,轻风趁还没有字迹消失,转换视角看了看信纸,很好奇上面写了什么。轻风看之后,又惊讶又可笑:忆,你终究还是不忍心啊!

    信写:

    有内奸,老者谨慎,勿打草惊蛇,来山顶亭,畅饮酒。另有一事相问,媚娘赐丹。

    右下角处有忆独创的标识及名字,没人知道其中奥义,但已经成为他另一身份展示。

    忆进入树林,夜色的此时,很不适合野外生存,毕竟这个世界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妖魔鬼怪。只见忆回头向空中望去:“看够了吗!小狼崽子,我们很快见面的”

    忆意念察觉到有人观看,回头意念传声,不屑地抿笑而过。这时月狼的明珠就破碎了,惊慌不已:可恶!你究竟何方神圣!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小平,怎么了。自从到叶爷爷这儿后,你就苦恼万分”慕雪试探,看他对今日传话之事是否看见。

    “呃~没什么事,就是叶良策有点不对劲,但说不上来”林平听到有人叫唤他,这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哦?叶公子有何不对?”慕雪迎着话题问去,内心平静许多,没有像刚刚那样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呃,说不上来”林平无奈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心,早点休息吧!”慕雪劝导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几个时辰,已是半夜三更了,林平渐渐才有一丝睡意,只听见外面主屋开门声,便小心翼翼地起身探望。发现是叶良策小心谨慎地四处张望离去,林平便好奇偷偷地跟上去。

    只见叶良策走向村庄的后山,林平更加疑心重重:夜晚之时,不是说很危险吗?更何况是村庄的后山,看来叶公子很古怪。

    现在早已深入山林,林平远远看叶良策走向很多墓葬之处,叶良策到主墓旁的偏坟墓跪下,低声细语。

    林平很好奇叶公子到底说了什么,便小心翼翼往前几步,似乎不能再往前了,但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几句。

    “瑶儿,我来了”。

    林平这才明白:原来叶良策半夜祭拜李家的独女——李瑶啊!可是晚上如此危险,他还敢出来祭拜,白天不行吗!

    这时李瑶之墓白烟四起,叶良策眼前出现女子。林平惊讶不已,瞪大双眼:若不是亲眼所见,原来鬼怪是真的!难道怨灵是李家之女!不对,那李家之人未死之前又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良策”李瑶冲向叶良策,二人相拥而视,李瑶轻轻抚摸叶良策脸颊。

    二人坐下,李瑶依偎叶良策,听着叶良策的今日趣事,叶良策从怀中拿出酥饼喂李瑶。

    “良策,你是说今天有三个年轻人到此地,两位公子和一位女子”李瑶边吃着,无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他们之中的林公子,博览群书,与他交谈甚是欢喜”。

    “林公子?那位——那位林公子叫什么?”李瑶根据叶良策叙说之事,便深问下去,希望自己想错了。

    “林公子啊!叫林平!”叶良策见李瑶深问,解说道。

    李瑶听到后有点惊慌起来,但更希望只是重名而已,不必往坏的想。

    “那另外二人呢”。

    “另一个公子,叫卞博。至于那位姑娘,叫慕雪”

    李瑶听完之后,更加坐立不安,惊慌起身,很是害怕,嘴中不停喃喃道:“怎么办——怎么办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瑶儿”叶良策疑问。【夜读族www.yeduzu.com】